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举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1分赛车规律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 > 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_ 第1041章 香囊_人人小说

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

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_ 第1041章 香囊_人人小说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蓝幽若 书名: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手机阅读m.setene.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最新章节...


    “啊?”

    刘文安一时间没能明白洛轻言的逻辑所在,愣了一愣。

    洛轻言的眼神却更加奇异了,模模糊糊,似是还带着警告:“怎么?朕说错了?难道皇后娘娘不够漂亮?”

    “这……”刘文安只觉着自己心中苦:“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倾国倾城,自然是极美的。”

    “既如此,那怕她做什么?”

    “……”刘文安在心里仔细想了想,应该如何告诉这位陛下,长得好不好看,与会不会让人觉着害怕,并无多少关系。

    只是又想着自己眼前这一位对自己的妻子从来都是毫无原则的护着的,不管是什么理,他也能够给你说的没理,终究也还是没有开口。

    “奴才只是说,娘娘有皇后威仪,让人打心眼里又敬又怕的,同陛下给人的感觉也是一样的。因而,陛下与皇后娘娘倒实在是天生一对的。”

    刘文安在心中暗自点了点头,对自己的反应十分满意。

    左右不管如何,只要夸就对了。

    洛轻言似乎这才满意了,只点了点头:“你说的倒是没错,裳儿身在这个位置,若是一味温和软弱,也是不行的。”

    “有皇后威仪,对她而言,是一件好事。”

    刘文安点了点头:“是是是,是好事。”

    洛轻言这才满意了,一边朝着议事殿走着,一边问着:“礼部尚书可还有拿万寿节的事情去烦皇后?”

    “没有了。”刘文安紧紧跟在洛轻言身后,压低了声音应着:“听闻礼部尚书昨日还专程跑去求皇后娘娘,说是让皇后娘娘帮帮他跟户部和少府寺那边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够说服他们添一些银子,好将陛下的万寿节办的风风光光的。”

    “结果那礼部尚书在娘娘跟前跪了半日,却是无功而返,反倒被娘娘好生教训了一顿。”

    洛轻言笑了一声:“那吴永亮招惹谁不好,偏生要去招惹裳儿,也是他活该。”

    “是啊。”刘文安也笑了:“听闻吴大人从皇后娘娘那里离开之后,回来礼部就将礼部的那些个官员都召集了起来,据说,是一起商量应该怎么样不通过户部走明路弄些银子来呢。”

    洛轻言点了点头:“由着他们折腾去吧。”

    云裳回了未央宫,在竹榻上歇了歇,饮了一杯果茶,便叫人取了绣花撑子来:“去将桂嬷嬷请过来吧,我这香囊还差一点儿就能完工了,陛下的寿辰就快要来了,越是临近寿辰的时候越是忙碌,我得提前把这香囊给绣好才是。”

    “若不然,又要被陛下念叨好些时日了。”

    浅酌轻笑了一声,应了声,出了寝殿,不一会儿就将桂嬷嬷找了过来。

    桂嬷嬷手中也拿了一个绣花撑子:“奴婢还想着,娘娘得什么时候才想得起还有这么一桩呢。本来还想着若是再过两日娘娘还是没能记起,就来提醒提醒娘娘的。”

    “哪能呢。”云裳笑容讪讪:“我一直记挂着呢。”

    说着,便将手中的绣花撑子晃了晃:“虽然我这一回做的背面仍旧有不少线头子,不过好歹也牵强能看了,我都已经有如此成就了,还怕什么?”

    桂嬷嬷轻笑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是,这一次做了香囊,说不定下次娘娘就可以给陛下做一件衣裳了呢?”

    “……”云裳笑容愈发牵强了几分。

    香囊就够了。

    衣裳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她做的东西什么样子,她还是有数的。

    这一次若不是桂嬷嬷暂时想了这么个法子,让她完全照着她一针一针的绣,只怕这香囊都还得要个几年才能做好。

    桂嬷嬷见云裳的神色,也晓道她心中所想,忍不住又笑了一声,拿了针线:“那娘娘,咱们现在就开始吧,若是咱们速度快一些,今日应该就能够完工了。”

    云裳点了点头,倒是收整了思绪,目光落在了桂嬷嬷手中那绣花撑子上。

    “下一针,咱们落在这里。”

    云裳仔细看了看位置,落了针。

    “对,就是这里。”

    桂嬷嬷点了点头,针落了下去:“再从这里穿出来。”

    今日见了曹翰,云裳心中的事情倒也又少了一桩,能够全神贯注地绣花,来傍晚时候,倒是果真就彻底的完了工。

    云裳将那香囊拿在手中,看了又看。

    若是不将那香囊翻过来,光是正面绣着的图案,倒的确是很能够唬人的。

    云裳爱不释手:“啧,我的绣功果真是愈发精进了,我就说嘛,这天底下,怎么会有我没法做成的事情?”

    一屋子宫人面面相觑,眼中俱是带着笑意。

    “是是是,娘娘聪慧过人,没有什么是能够难倒娘娘的。”

    云裳拿着端详来端详去的,愈发觉着满意。

    浅酌笑着问着:“娘娘准备在这香囊里面装什么香?”

    云裳想了想:“龙涎香吧。”

    说着,便又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好似陛下做了皇帝之后,身上不用龙涎香,就总觉着缺了什么似得。”

    “那就龙涎香。”

    洛轻言经常在未央宫歇,龙涎香也经常备着。

    浅酌去取了一些过来,做成了香包,放在了那香囊中,随后才又转过身看向云裳:“除了龙涎香,娘娘倒是也还可以放些其他东西,娘娘想要放什么啊?”

    云裳歪着脑袋想了想:“这东西既然是我送给他的,自然是得让他日日都用着的。”

    “既是日日都用着的,那自然是应该放些东西进去,好让他见着这东西,就能想起我来。”

    云裳想了想,干脆取了剪刀来,剪了一小撮头发,编了一个琵琶结放在了那香囊之中。

    浅酌剪了,忍不住笑着打趣着:“娘娘竟还会琵琶结,倒实在是有些出乎奴婢所料了。”

    云裳挑了挑眉:“我只是女红不好而已,却也不是什么都不会的。”

    “是是是。”

    云裳也没有理会浅酌话中的揶揄,只垂下眸子将那香囊仔仔细细扎好,又叫浅酌取了个盒子来,放了起来。

    “现在不能够让他瞧见了,等来了他寿辰的时候,再给他好了。”

    云裳喃喃自语着,眼中俱是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