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举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 > 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_ 第二百六十五章 疑心_人人小说

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

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_ 第二百六十五章 疑心_人人小说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蓝幽若 书名: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手机阅读m.setene.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八岁帝女:复生之凤霸天下》最新章节...


    倒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云裳刻意在裙摆上染了一些血迹,又单单上了一些粉,让面色看起来苍白了许多。

    靖王已经回来了,瞧着云裳的模样愣了愣,才挑眉笑了笑道,“你这模样,可是又要进宫去与博取你父皇的同情去?”

    云裳轻笑了一声,却又蹙起了眉头,不想告诉靖王,其实他是有些怀疑父皇的,只因为,前几日进宫的时候偶尔遇见过几次宁帝,昨日他突然说了一声,“瞧你最近面色好了许多,且似乎清闲了许多,可是有什么进展?”

    云裳当时只笑着应了声,“裳儿定然会遵守诺言,在夜郎国皇上来皇城之前将此事查清楚的。”

    只怕她这些日子的表现引起了宁帝的怀疑。

    云裳皱了皱眉,她倒也不是蓄意瞒着宁帝不让他晓晓靖王回来之事,只是虽然现在已经十分清楚了,却仍旧有一些细节之处需要查清,若是被宁帝晓晓了靖王已经回了王府,不利于靖王行事。

    云裳与靖王打了个马虎眼,便带着浅音入了宫,急急忙忙地跑来了勤政殿,郑总管守在门口,见云裳这般模样也是吓了一跳,连忙问道,“王妃这是出什么事了?”

    云裳开口,嗓子带着几分沙哑,“方才王府进了刺客,大约有百人左右,险些王府便遭了秧。”

    郑总管见状,亦是有些食惊,“王妃没事吧?”

    “没事,只是有些惊着了,父皇可在?”云裳身子有些轻颤,轻声应道。

    郑总管连忙道,“皇上正在召见御前统领,老奴这边去与皇上禀报一声,王妃你稍候。”

    云裳应了声,却微微眯了眯眼,御前统领,父皇召见他所为何事?

    过了一会儿,郑总管便又出了门来,朝着云裳道,“王妃请吧。”

    云裳踏进勤政殿,便瞧见两个男子迎面走开,其中一个倒是认识,是御前统领,只是御前统领身旁走着的那男子却有些生疏,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浑身散发着几分冷冽气息。

    朝中何时有这样的人物了?云裳眯了眯眼,随意地扫过那男子,目光落在他腰间的玉牌上顿了一顿,复又淡淡地移开了目光,走进了内殿之中。

    宁帝正皱着眉头看着奏折,听见脚步声便抬起了头,见云裳一脸惨白的模样,便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来云裳面前道,“朕听郑总管说,靖王府遭了刺客?你怎么样?可又受伤?”

    云裳摇了摇头,咬着唇垂下眼道,“没有受伤,前些日子裳儿因为遇刺,王爷便将身边大部分暗卫都留在了裳儿身边护卫裳儿的安全,那些刺客只是仗着人多,突破了王府外面的守卫,只是闹的动静太大了,将王府中所有的暗卫都招引了过来,倒是被尽数除掉了。可是如今王府中满地的尸体,王爷又不在府中,我瞧着还是有些瘆的慌。”

    云裳的身子微微轻颤着,说话的声音却尽可能的安静,只是那偶尔的小小停顿和紧握的手却泄漏了她的情绪。

    宁帝盯着云裳看了会儿,才道,“靖王府如今也不甚安全,你这些日子便干脆在宫中住下吧,等过些日子安静了,你再回王府。”

    云裳沉吟了片刻才道,“可是若是王爷突然回了府我却不在府中,恐怕有些不妥,如今儿臣已经成亲了,还住在宫中只怕会招惹一些闲言碎语。而且,听闻夜郎国皇帝还有四五日便会来皇城了,前些日子因为总觉着有人跟着我,所以我都只是叮嘱下面的暗卫去暗查此事,虽然有了一些眉目,却还差些证据,我本想着这几日应当便可以查清楚了……”

    宁帝想了想才道,“既然这样,朕多派一些暗卫来你府上保护你吧。”

    云裳闻言,眯了眯眼,看来父皇果真是怀疑了,竟然是这样的目的吗?

    “暗卫本应当是保护父皇的,我此前去康阳的时候私自调用了一回,便有些过意不去了。裳儿想了想,只怕这刺客这般来势汹汹,是因为裳儿府上关着的人。”云裳已经稍稍安静了几分,声音慢慢清楚了起来,只是眉头却仍旧轻蹙着。

    “哦?”宁帝闻言挑了挑眉,似是被勾起了几分爱好,笑着走回来了御案旁,端起上面的茶杯,又转过头望向云裳轻声问道,“裳儿府上关着什么人呢?”

    云裳沉默了片刻才道,“原本不想这般早与父皇说的,因着此事证据不全,若早早地与父皇说了,只怕父皇亦是不相信的。”顿了顿才道,“李丞相和夏国七王爷,如今关在裳儿的府上的。”

    宁帝手中拿着茶杯杯盖,猛地碰来了茶杯,茶杯中的茶水泼散出来了一些,宁帝却并未管那茶水,“你说谁?李静言?夏国七王爷?”

    云裳抿着嘴,点了点头,在殿中来回走了几圈,才转过眼对着宁帝道,“其实也只是裳儿猜测,父皇可还记得前些日子裳儿遇刺受了伤?”

    宁帝颔首,不明云裳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那次裳儿遇刺的时候,身边只带了一个车夫,车夫拼死护着我逃脱了,只是车夫却只挈延了片刻,不一会儿,那些刺客便追了上来,裳儿无法,便急忙躲进了巷子里的一个小院子里,那院子的主人,却正好是柳吟风。”云裳说的有些缓慢,暗悠闲心中斟酌着字句。

    “其实此前云裳在康阳城中的时候便与柳吟风见过,我去探查地势的时候,被他所挠,只是他不晓道我的身份,只以为我是宁国百姓,害怕我走露他的行军路线,所以将我挠了起来。我与他倒是不打不相识,加之天牢中死的人是夏国太子,那日我逃进他的院子中,说起此事,他便与我说,他亦是去天牢中探查过,发觉天牢中的桐油其实是在掩饰一股味道,是佛陀香的味道,佛陀香是夏国江湖组织中经常使用的香,能够困惑心智,致人昏迷。我便疑心此事,极有可能是夏国七王爷所为,毕竟,一心想要致夏国太子于死地的,且在宁国的人,唯有他。”

    云裳抬起眼悄悄看了看宁帝的表情,见他眼中闪过一抹暗沉,才又接着道,“从那时起,我便疑心李丞相和夏国七王爷便在皇城之中,便暗中下令让暗卫觅找他们的下落,倒是果真让我找着了。”

    “他们是藏在景奎府上?”宁帝放下茶杯,从袖中拿出一方金黄色丝帕,擦了擦手上的水渍,低声问道。

    云裳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是胡乱猜测,景文澜出了事之后,父皇便下令皇城护卫军将景奎软禁了起来,那日我与丫鬟谈天,便说起如今皇城中哪儿最安全。我想了一想,除了皇宫,只怕便是被皇城护卫军围起来的景府较为安全了。景府的火,不瞒父皇,是裳儿让人放的,为的便是将他们逼出来,结果果真如我所料,他们真藏身在景府中。”

    宁帝闻言,叹息了一声,“你这下子承认得这样爽快,让朕怎么向文武百官交代,景奎毕竟还是丞相,百官之首,你一声不吭就烧了丞相府。”

    云裳笑得有几分狡黠,“裳儿可是父皇的女儿,您可得要帮裳儿掩饰了。”

    宁帝哭笑不得,沉默了片刻才又道,“既然人都已经挠住了,为何不将他们交出来?”

    “还不是时候啊,如今证据不足呢,而且还有刺杀夜郎国太子一事还未了解呢,我总觉着也与他们有些关系。而且,只怕还与父皇的景丞相有关呢,我查来,景奎府中管家的弟弟曾经向青楼女子打探过造假大师,而且那日在玉满楼中,率先认出王爷声音的人便是他,其他人,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

    云裳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这些日子被这些事情搞得脑袋都晕晕乎乎的,尚没有时间去好好审问一番,所以便先将他们关在了府上,裳儿想着是不是被人晓晓了此事,才招来了刺客?”

    宁帝沉默了许久,才道,“夏国太子关在天牢中都能被人给杀了,天牢中亦是不安全,宫中人多口杂,只怕会走露风声。还是先关在王府中吧,正如你所言,如今还没有证据,李静言尚还好,本就是叛逆之人,死不足惜,另一个毕竟也是夏国的王爷,若是扣在宫中,被人晓晓了,难以交代。”

    “嗯……父皇的顾虑亦是有道理,既然如此,我手中倒也还有些人可以调用,而且父皇尚且不晓晓吧,裳儿在康阳的时候拜了擎苍先生为师父,擎苍先生现在也在皇城之中,他最擅长奇门八阵,我去请师父在王府中摆几个阵法,旁人就算是相闯也闯不了。”云裳闻言急忙道。

    “哦?”宁帝眯起眼看了云裳一眼,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你便自行安排吧。”说完想了想才又道,“景奎那里,既然你说他有嫌疑,朕便多派些人去将他看紧了,若是真有证据,你随时拿人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