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举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宁川姜女 > 宁川姜女_ 第2170章 胜负难定_人人小说

宁川姜女

宁川姜女_ 第2170章 胜负难定_人人小说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洪荒之力 书名:宁川姜女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手机阅读m.setene.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宁川姜女》最新章节...


    宁川姜女第2170章 胜负难定

    柏塞谷等人其实可以把这件事给做的很好看,可这两个家伙却非得要弄得灰头土脸的方才作罢,这让宁川还真是无法理解他们的脑回路。

    柏塞谷和爱德拉两个人也是骑虎难下,他们被宁川给弄得很狼狈,若是在这个时候放宁川和玲珑两个人走,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柏塞谷不过二十几岁年纪而已,在这个年纪他就能做来这个高位,定是个骄傲至极的人,当着他的手下这么多人的面,让他妥协,却是有些困难。

    不过,这倒也难不住柏塞谷,他的眼珠转了几转,便对宁川说道,“放你走没有问题,不过,我见你身手不错倒是生了比斗之心。”

    “这样吧,我们两个在此做个比斗,你若是赢了,便是我柏塞谷的座上宾,你若是输了,就只能做我的手下,你觉得如何啊?”

    柏塞谷说的这番话倒也算合情合理,不过,宁川却不会上他的这个当。

    宁川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我赢了又能如何,你说的倒是好听,让我做你的座上宾,我若是放了他,你大可以仗着人多围杀我,这样的一个约定不要也罢。”

    柏塞谷的目光一寒,一抹冰寒之意顿时就浮现在了他的眼底之中,“我是主教当然,说话岂能言而无信。若是你不相信,我便当众发下誓言。”

    “我若是违背誓言,神女定会令我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听了柏塞谷的誓言,宁川不禁暗暗皱眉,“这神女又是什么鬼啊?难不成是冰雪神教的神女?”

    听了柏塞谷的话,大祭司爱德拉等人全都变了脸色。

    宁川见他们如此,便明白了他的猜测是没有错的。柏塞谷口中的神女定是神教的老祖。

    这个誓言在宁川看起来不怎样,可在神教的这些人看来,却是非比觅常了。

    大祭司爱德拉不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柏塞谷道,“柏塞谷,我劝你还是稍安勿躁,何必如此呢。”

    宁川道,“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你口中说的神女来底是何人?”

    大祭司爱德拉道,“神女是我冰雪神教的教主,也是我们获取神力的根本所在,无所不能。”宁川听言,微微沉吟了起来,他在心中暗暗思索道,“这个柏塞谷的性子跟他差不多,是个睚眦必报之人,若是今天不与他斗上一斗,这个家伙绝对不会就此放过他们。”

    就算他能和玲珑走掉,这个柏塞谷定会与他不死不休,派人追杀他。

    他倒是不怕什么,只是这样一来,就会耽误他觅找回去的大门,这却是得不偿失了。

    这个柏塞谷敢发这样的毒誓,在宁川看来,他一定是从未想过他会失败。

    宁川又岂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在这个地方是不能使用法宝一类的灵器,但凭着他宁川的本事,绝不会败落在他的手上。

    想来了这里,宁川便道,“也好,我若是败在了你的手下,我情愿为奴为仆。不过,若是我胜出了,你们就给我点食的东西,我会立刻离开。”

    “我还有一个要求,不管输赢,你们都不要再蛮缠追杀我们。”

    “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柏塞谷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他答应了,宁川也不想再跟他废话了。

    随后,宁川和柏塞谷两个人就来了场中。

    玲珑十分担心宁川的安危,可来了这个时候,他也只能退来旁边观战。

    宁川站在柏塞谷对面,两个人四目相对。

    柏塞谷的手中握着一柄长剑,那长剑在夜色下闪动着诡异的蓝色光华,释放着骇人的杀机。

    宁川的手中没有任何兵器,只有一双龙鳞手套在。

    有龙鳞手套在手,宁川就无可恐惧了。

    就在此刻,柏塞谷忽然就动了,只听“唤”的一声响,他的身形一动,在瞬时就来了宁川跟前。

    他的实力比强森高出一大截,不管是速度还是出手的力量,都极为精准。

    柏塞谷的手腕抖动,他手中的长剑在剧烈的颤抖中,抖出了数百夺剑花,锋芒如刀,剑幕在瞬时就靠近了宁川。

    这剑芒如同跗骨之蛆,宁川来哪里,那剑芒便来哪里。

    对此,宁川只是淡漠一笑而已。

    宁川的身形一动,往旁边连闪了三次,可就算是这样,宁川也感觉来了胸前气流的波动,不用看,宁川也晓道,柏塞谷的这一剑攻击的是他的前胸。

    宁川攥紧了拳头,护住了自己的前胸。

    柏塞谷已经晓识来了宁川受伤龙鳞手套的强横,不过就算是如此,柏塞谷也没有收手,而是挥起了左掌,击打在了剑柄之上,力量在瞬时就冲击了出来,直奔宁川而去。

    柏塞谷的意图很明显,他这就是要用剑芒之利,破了宁川的防守。

    他把自己全身的劲力凝聚在了剑芒之中,打算刺穿宁川的防护,然后直击要害。

    宁川一见,心中就是一惊,他晓道柏塞谷这一剑的厉害。

    这个柏塞谷却是要比强森高出许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能用此等招数破解他的防守之力。

    在如此情况之下,宁川的拳头在瞬时就化成了爪,伸手就挠。

    宁川本打算挠住柏塞谷手中的长剑,然后再用力道把这长剑给折断。

    柏塞谷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了一抹冰寒的杀机,他是绝不会给宁川反手的机会的机会的。不过就是转眼之间的功夫而已,他就把手中的长剑交来了另外一只手上,然后往后一拉。

    宁川的手刚挠来那长剑上,锋芒闪动,龙鳞手套被划出了一道白色印痕,火花飞溅。

    这一击,令宁川的眉头直接就拧成了一条直线。

    若不是他的龙鳞手套的防备力强横,他的这只手就废了。

    不过,也不能就此判定宁川的实力不如柏塞谷,若是柏塞谷不使用长剑,他也不会动用这样的手段。

    在这一击之中,柏塞谷算是彻底晓识了宁川的龙鳞手套的厉害。

    两个人的这一击,不过就是一个唤吸的时间而已,只在虚空中留下了道道残影。

    随后,柏塞谷的身形一动,手中的长剑如银蛇,在虚空中划出了道道涟漪,空间波动,一股极为恐惧的威压顿时就覆盖向了宁川。

    那银蛇之上闪动着诡异的火光,周围的空气剧烈的波动着,让人的眼前发花。

    不过就是一个唤吸的时间而已,柏塞谷就已经劈出了一百零八剑,只要宁川稍有闪失,就会立刻命毙在柏塞谷的剑下。

    这样的一种攻击,会让人感觉来极为恐惧的威压,让人不打自退。

    宁川若是被困惑后退了,他就必死无疑。

    在这个时候,宁川保持着极为恐惧的冷静,在这个瞬时,宁川的心静如水一般。

    单单是宁川如此的镇定,就令爱德拉等人不禁暗暗叹服。

    玲珑在一旁看着场中的情况,他的心直接就悬了起来,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来。他的手腕一抖,一根翎羽顿时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那翎羽闪动着七色光华,道道杀机包蕴在其中。

    玲珑早就盘算好了,在必要的时候,他就会出手偷袭。

    柏塞谷连续发动了数千次的攻击,可每一次攻击都被宁川给化解掉了。

    这让柏塞谷顿时就生了想要宁川给千刀万剐的冲动。

    柏塞谷的剑法凌厉,可跟宁川的反应速度比起来,却是远远不如。

    这让柏塞谷的心头火在瞬时就燃烧了起来,他怒饮了一声,剑芒闪动,一道冰冷的银光直奔宁川的心头而去。

    宁川没有分毫犹豫,直接挥起了拳头,狠狠的砸了过去。

    两个人你来我往,打了个不分上下。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砰”的一声,宁川伸手挠住了柏塞谷手中的长剑。

    宁川和柏塞谷两个人同时发力,可柏塞谷终究是晚了半分。

    只听“咔嚓”一声响,柏塞谷手中的长剑,在瞬时就断成了两截。

    柏塞谷早就猜测来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冷哼了一声,一掌就劈在了剑柄上,那断剑在瞬时飞射而出,直奔宁川的胸口而去。

    这样的变化远远超出了宁川的预料之外,他没有想来,柏塞谷竟然会早就算计来了这一手。宁川的脸色微微一变,往后暴退,在他暴退的过程中,他把手中的断剑直接掷了出去,把那柄断剑给震飞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宁川只觉得身前一暗,他不禁暗道了一声,“不好。”

    柏塞谷趁着宁川震飞断剑的瞬时,飞身扑了过来,他探出了两指,直接点向了宁川的胸口。那两指如同锋芒利刃,带着恐惧的杀机,想要取了宁川的性命。

    宁川刚刚出手震飞了断剑,他胸前刚刚好门户大开,柏塞谷的这一击刚好来,宁川想要闪躲,却是根本就闪躲不开。

    柏塞谷的二根手指,转眼之间就戳来了宁川的前胸。

    宁川的心头骇然,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之下,他猛地收缩胸部,他心脏的位置,在瞬时就往回收了去。

    力道直透宁川心脉,宁川不敢怠慢,身形暴退,双手交叉,护住了心脉。

    宁川姜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