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举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后 > 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后_ 第76章_人人小说

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后

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后_ 第76章_人人小说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小八养鱼 书名: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后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手机阅读m.setene.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后》最新章节...


    苏念瑾刚被带进琉璃院,袭月就在找芍药了。

    “苏东家,不好意思,袭月姑娘现在不方便,没有时间见你了。”芍药一脸的抱歉,“袭月姑娘的贵客提早来了,我现在得赶忙去给她上妆..”

    “这样吗?”苏念瑾脸上一阵失落,“我见不来袭月姑娘了吗?芍药,你也晓道的,我一个女子,能进来一趟琉璃院不容易…”

    芍药犹豫了一下,“要不这样吧,你先在琉璃院里等着,若是袭月姑娘的贵客离开的早,我就安排你们见面。”

    “如此,便多谢芍药姑娘了。”苏念瑾连忙道谢道。

    “芍药,芍药,袭月姑娘在叫你呢..”不远处,又有人来催芍药了。

    “来了来了。”芍药一时间没地安置苏念瑾,便拉着苏念瑾赶忙往天字号奔去,“苏东家,你现在这间屋子里等着,我先走了。”

    “唉?芍药,这里是客人用的厢房吧?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苏念瑾瞧着厢房里的装饰,一看就是上等的房间。

    “这是天字二号房,原本是琉璃院排名第二的媚娘的房间,不过前阵子她被赎了身,院里还没有人顶上她的位置所以屋子被空置着。你放心,没有人会来的。”芍药安抚道。

    “芍药…”隔壁天字一号房又传来了叫芍药的声音。

    “袭月姑娘又叫我了,我真的得走了。”芍药管不了苏念瑾了,她急冲冲的出了门,不过很细心的将房门给关上了。毕竟天字号的厢房,是不能带其他人来的。

    被放置的苏念瑾蹑手蹑脚的靠近墙壁,想听清楚隔壁天字一号房的里面的动静。奈何琉璃院的厢房隔音效果特别好,苏念瑾什么都听不来。

    苏念瑾叹了一口气,真是惋惜,只差一点了,自己就能打探出有关洛家少东家每半个月来找袭月姑娘的目的。是的,苏念瑾以为,袭月姑娘这么慎复对待的客人,一定是洛家三少爷。毕竟安亲王昨日离京了,他今日是不可能来琉璃院的。

    苏念瑾在天字二号房里面来回跺脚,在想有什么好的法子可以接近天字一号房。不过琉璃院的守卫这么森严,要是自己有一丝大胆的动作,很有可能把自己给赔进去。苏念瑾觉得这件事还不足以值得她去冒险,所以办事的时候有些畏手畏脚的。

    在苏念瑾良久的等待中,她听来有脚步声朝天字二号房靠近。她蹙着眉,芍药不是说不会有人来吗?

    “看住了,不准任何人进来。”门外传来一个男人厚实的声音,吓得苏念瑾赶忙捂住嘴躲起来。

    洛奕文进屋关上了门,朝屋里打量了一下后,便径直走来屋内墙上挂着的一副被裱得精美的仕女图面前,左右打量确定没人之后,将一本厚厚的册子塞进了画框的背面,再将画扶正成原本的样子后,转身便出了门,并把门给关好了。并未多停留。

    苏念瑾等来脚步声消逝了很久之后,才亦步亦趋的走来洛奕文先前站过的那副画前,“洛少东家鬼鬼祟祟的来这个房间干什么?”

    苏念瑾打量的画,没发觉什么特别之处,一副画工一般的画而已,根本不是什么大师之作。“这有什么特别的吗?”

    苏念瑾十分疑惑的学这洛奕文的姿势触摸画框。刚刚她藏身的地方,只能看来洛奕文的背影,根本看不来他身前的动作、

    “咦?这是什么?”苏念瑾敏锐的发觉画框的下部与墙面有一点距离,便将手摸向了画框的背面。“这是账本?!”

    看来自己发觉的东西,苏念瑾一阵狂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是洛记的账本,洛奕文这是要交给谁的?难不成琉璃院里面有人接应?

    一想来这里,苏念瑾顿时感来自己的处境危险,“不行,我得赶忙离开这里。”她把账本放进自己的怀中藏好。好在那个叫媚娘的在屋子里留下了衣服和胭脂水粉,使得苏念瑾可以套一套衣服在自己的身上,并且适当的改变了自己的妆容。毕竟芍药晓道自己的穿的什么衣服,要是自己出厢房被人目睹的话,自己的身份一下子就会被曝光。

    苏念瑾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听来声响,才悄悄的开门出去。

    “你是谁啊?”不巧的是,有个跑堂的刚给天字一号房沏了茶出来,正巧看见苏念瑾送天字二号房出来。“你是哪个姑娘?这天字二号房没有老鸨的话,是不能进的。”

    苏念瑾背对着跑堂,不晓道怎么回答的她撒腿就跑。

    “唉?你别跑!”跑堂见情况不妙,手上的茶壶立马朝苏念瑾给砸去,苏念瑾感来自己背部一热,可是她也管不了,拼命的往前跑。“来人啊,快来人啊!”

    天字三号房里,宋昱珩跟香棠两人就这样干瞪眼坐着。宋昱珩生人勿进的样子,让香棠有些招架不住。香棠很纳闷,自己在这里做了这么久,就只问了一句女人是否可以进琉璃院而已。

    难不成这位公子是女人?香棠上下打量宋昱珩,瞧他喉咙处漂亮的喉结,以及浑身的男子气概,又不像是女人啊?难不成,他不喜欢自己的这种类型的?

    香棠摸着自己的脸,自己还是去补一下妆吧!“公子,您爱听曲吗?让奴家给您抚琴一首可好?”

    宋昱珩点点头,“尚可。”

    香棠莞尔一笑,“请公子稍等,奴家这就去备琴。”香棠十分优雅的朝厢房的里间走去,她现在要去换一套妆容,她就不信拿不下这位冷冰冰的公子。

    香棠离开之后,宋昱珩才放松一点。这位叫香棠的身上胭脂味太呛人了,宋昱珩实在是闻不惯。就在此时,他突然听来厢房外有吵杂的声音,他打开门一看,这不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在琉璃院逃窜吗?“真是个不省心的!”

    “公子您说什么?”香棠似乎听来了宋昱珩的声音,却又没听清他在说什么,此时她正在挑衣服,“公子请稍等,琴被奴家收起来了,拿出来需要一点时间..”

    “没事,你慢慢来!”宋昱珩话音一落,人就从房里一飞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