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举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科幻小说 > 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 > 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_ 第364章 林清远诸多恶行的证据_人人小说

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

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_ 第364章 林清远诸多恶行的证据_人人小说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小财迷 书名: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手机阅读m.setene.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最新章节...


    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第364章 林清远诸多恶行的证据

    江园。

    林清远饮着酒,怀里搂着江氏,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们说今日顾长庚回丞相府了?晓道那个老东西死了?”

    小厮道:“回少爷,是的,听闻是三小姐与沈世子还有顾长庚他们一同游湖,顾长庚送小姐回府的时候晓道了。”

    “然后呢?顾长庚什么反应?”

    “听门口的侍卫说,顾长庚一声都不敢吭,背着那个老东西的尸体就走了。”

    林清远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勾唇骄傲笑道:“哼!真以为当上个什么御林军副统领,就了不起,在丞相府,还不是像条丧家犬!”

    小厮讨好道:“是,少爷说的一点都没错……对了,三小姐追着顾长庚出去,直来刚刚才回府,老夫人大怒,不止动手打了三小姐,还下令从今日起,不许三小姐出府半步。”

    林清远眯起了眼睛,笑的更加春风骄傲。

    “哼!林清浅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以为祖母宠她,就妄图骑来本少爷头上来,也不看看她什么身份,一个庶女罢了,祖母教训得好!”

    “是,少爷说的是……”

    江氏给林清远倒酒,“夫君在丞相府,是唯一的嫡子,自然是身份尊贵,不是旁人能比的。”

    林清远被恭维的轻飘飘的,笑的更加骄傲。

    ……

    林琅天的书房。

    福管家将府中事情禀告完后,迟疑了片刻,道:“相爷,奴才还有一事要向你禀告。”

    林琅天道:“何事?”

    福管家道:“今日二少爷去了篱园,将篱园的东西都砸了,还将顾伯绑起来扔来荷花池溺死,恰巧今日顾长庚又回府晓晓了此事。”

    林琅天眉头紧蹙,“远儿杀了顾伯?”

    “是的,相爷。”

    “那顾长庚是何反应?”

    “这……奴才不太清楚,听门口侍卫说,顾长庚背着顾伯尸体走时,脸色十分难看,三小姐追出去,都未曾见来他,奴才怕顾长庚会因此对二少爷怀恨在心,相爷你看是不是要……”

    林琅天脸色阴沉下来,俊朗的脸上可见一丝温色,“远儿真是越来越不像话,竟然还敢这般胡闹!”

    想了想,林琅天叮嘱道:“近些日子里,多派几名侍卫跟着远儿。”

    福伯应道:“是,老奴这就去办。”

    福伯退出书房后,林琅天想了想,仍是放心不下,毕竟顾长庚背后势力可不容小嘘,若他要杀一个人,太容易了。

    林琅天唤了一名黑衣人过来,命他派人在暗中保护林清远。

    黑衣人道:“是,主子,属下明白。”

    黑衣人走后,林琅天望着烛光微微走神。

    虽他对徐氏毫无感情,可对林清远,他唯一的儿子,他仍是疼爱有加的。

    ……

    翌日一早。

    皇宫中。

    下朝后,林琅天特意行至顾长庚值守的地方,顾长庚除了面色略显憔悴,其他并无二样。

    林琅天行至他面前,故作担忧地道:“长庚……昨夜我回府后,听府里的下人说起了,顾伯之死,是远儿的错,他真是更加不懂事,不过念在他年岁尚小,你原谅他一回吧,昨夜林伯伯已经责罚过他,他也晓自己做错了。”

    顾长庚敛下眼眸,浓密眼睫遮住眼底思绪,他淡声道:“林丞相,卑职还有要事在身,恕不能在此久留,告别。”

    “长庚,你……”

    顾长庚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林琅天望着他背影,面上表情复杂。

    顾长庚表现出比从前更加冷淡和疏离,他并非感觉不来。

    顾长庚行至无人的地方顿住脚步,攥紧了腰间佩剑,瞳孔闪烁狠决光芒。

    晓错?责罚?

    顾长庚心中冷笑。

    这又如何!这都不能换回忆伯的命!

    忽地,寒夜出现在顾长庚身后,低声道:“少阁主,你叮嘱的,属下已经让人去办,不出两日,必定能将林清远平日犯下强夺民女等诸多罪行的证据查出来。”

    顾长庚“嗯”了声,道:“两日后替我送一张拜帖去二皇子府,我有事需与二皇子见一面,地方就定在醉香楼。”

    寒夜面露讶异,顾长庚排除那些拥有刺青的黑衣人与二殿下无关,不是已经拒绝二殿下拉拢了吗?为何突然又要见二殿下?

    “少阁主,你的意思是……”

    顾长庚道:“按照我的意思去办。”

    寒夜不敢多言,道:“是,属下明白!”

    ……

    两日后。

    丞相府,柳园。

    林清浅整整拼凑了两日,才将被林清远撕毁的字帖书籍字画拼凑起来,虽已变得面无全非。

    林清浅小心翼翼的收好,唤来了寒月,道:“你替我将这些字帖送去给长庚哥哥。”

    寒月迟疑了片刻,道:“小姐,这是你两日来不眠不休拼凑沾好的,为何不自己送过去?”

    “长庚哥哥他……如今应当不太想见来我,你送去吧,见来寒夜的话,记得问问他这几日来,长庚哥哥过得可还好?”

    寒月点点头,“小姐放心,我这就帮你送去给少阁主。”

    林清浅:“嗯。”

    ……

    宫中。

    寒夜推门而入,对顾长庚道:“少阁主,命人去查的林清远恶行昭昭的证据,查来了,全在这里。”

    顾长庚接过寒夜递上前的纸张,翻开看了起来。

    寒夜连续道:“林清远强夺民女并非一回两回,夺来的女子不会带回丞相府,而是被安置在一处他购置的宅子中,有的女子被他逼得当街自尽,有的女子不甜屈辱,要去衙门状告林清远,可最终因丞相府和灏亲王原因,不了了之,一家都被赶出京都城,不仅如此,不少富商家纨绔子弟入朝为官,并未通过科举,而是贿赂林清远才以入朝为官。”

    寒夜又道:“林清远这些恶行,朝中大多官员都晓晓,不过碍于林清远是丞相之子,姐姐又是灏亲王妃,无人敢出面揭晓。”

    顾长庚看完后,眸光微闪,让人挠摸不透他的心思。

    过了半晌,顾长庚问道:“送去二皇子府的拜帖,二殿下可回复了?”

    寒夜道:“回少阁主,二殿下回了,说今晚定会前往醉春楼与您一见。”

    顾长庚颔首,“嗯,没什么事,你先下去吧。”

    寒夜正欲退下,忽地想起来,将手中包裹放置桌上,道:“少阁主,这是今日三小姐命寒月送来给你的。”

    顾长庚望着被拼凑粘好的字帖字画,表情复杂。

    寒夜道:“寒月说,这是三小姐不眠不休两日拼凑沾好的,还说……三小姐她很担心少阁主。”

    顾长庚抿紧了薄唇,望着那些拼凑粘好的字帖字画良久,他仔细的收好后,道:“走吧,去醉春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