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注册 | 登陆
加入书签  举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_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厉害了 方继藩_人人小说

明朝败家子

明朝败家子_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厉害了 方继藩_人人小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书名:明朝败家子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手机阅读m.setene.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


    方继藩觉得有些做贼心虚。

    玩砸了啊。

    早晓张家兄弟两个为了钱,如此胆大包天,自己怎么这么猴急的给他们暗示这个。

    或许是心虚的原因,方继藩立刻道:“啊……陛下……两位国舅,实在是太大胆了,儿臣建议,要解决此事,唯有将二人立刻拿下诏狱,虢夺他们的爵位,以儆效尤,如此,方可安众王之心。”

    弘治皇帝:“……”

    这家伙……怎么像是在打击报复。

    弘治皇帝挥挥手:“你们先下去,朕和刘卿家等人,好好议一议。”

    朱厚照和方继藩忙是拱手告退。

    二人出了宫,朱厚照皱眉:“父皇还是太心慈手软了,要削藩,就削藩,召宗室们入京有什么不好?本宫听说,那些藩王在地方上,日子可逍遥的很,比本宫要强多了。”

    某种程度而言,是的。

    托了太祖高皇帝的洪福,这些藩王个个有大量的封地,有无数的田舍,还有自己的专门卫队,一般情况之下,只要不做什么过份的事,也没有人敢招惹他们。

    朱厚照咬牙切齿道:“难道,召他们入京,他们还敢反了不成,反了还好,本宫亲自去宰了他们。”

    方继藩却不由道:“太子殿下真是英武啊,只不过……这个……这个……其实太子殿下有没有想过,召藩王入京,真正的阻力,不只是藩王,问题的关键,还在于百官,百官可不期望,宗室们来了京师来。”

    朱厚照皱眉,也不晓说什么好。

    方继藩叹了口气:“接着来,若是陛下为了安抚宗室,少不得,是要责问寿宁侯和建昌伯。这两个家伙,可是一丁点的义气都没有,我倒是很担心,他们会无故端的,诬赖在臣的身上。”

    说来此处,方继藩又是唏嘘:“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做的,可是……他们非要逼我,那就不要怪我方继藩不客气了。”

    “啥?”朱厚照侧目,看着杀气腾腾的方继藩。

    “这些狗官,不收拾了他们,宗室入京的事,就成不了。”

    …………

    “王金元,王金元!”

    快马加鞭的回来了镇国府。

    方继藩一脸杀气腾腾,王金元吓得忙是上前,正待要拜下,方继藩直接一脚将他踹翻。

    “哎哟哟。”王金元下意识的翻了个跟头。

    似他这一大把老骨头了,竟然身体结实的很,显然,这是有练过。

    他麻利的翻了个身,这个时候,他就晓道要出什么大事,少爷心情不好。

    王金元反而乐了。

    一股暖流荡漾在心窝。

    出了大事,心情不好,少爷回来,第一个找的就是自己,这说明啥?

    说明少爷的心里,自己才是心腹中的心腹啊。

    少爷,不愧是少爷,别看凶神恶煞,可心如明镜呢,就晓道我王金元,最是忠心耿耿。

    王金元道:“少爷有何叮嘱?”

    “明日!”方继藩斩钉截铁:“将本少爷收藏了一年,还留着传给子孙的洛阳路那一大块地,统统推出去。”

    “噢。”王金元笑呵呵的道:“少爷要推处多少亩?”

    方继藩龇牙:“全部推出。”

    “呀。”王金元愣了:“少爷,那可是两三万亩啊?全部……推出去?”

    方继藩拂袖:“不错,一亩都不剩,有多少,卖多少,本少爷有的是地。”

    “……”

    王金元沉默了很久:“少爷,这……这是砸盘啊?”

    方继藩道:“没错,就是砸盘,掀桌子,不玩了,看谁先死!”

    少爷疯了。

    一定是疯了。

    王金元很想做一回魏征,劝谏一下。

    可见方继藩脸色骇然的吓人,本想说什么,这话,却又乖乖吞回了肚子里。

    他……懵了……

    方继藩踹了他一脚屁股:“聋了,还不快滚!”

    “明……明白……”王金元道:“小人,这就滚!”

    方继藩面上还是杀气腾腾。

    看着王金元跌跌撞撞的身影,方继藩心里,不禁吁了口气。

    其实……似自己这般心地善良,骨子里就彬彬有礼的人,实在不期望,这样的对待别人啊。

    可是……人怎么就这么贱呢,为何每一次,自己温顺有礼的对待别人,得来的,都是别人异样的眼神呢。

    这个世界,真是疯了。

    好,既然有人不想让我做好人,那我方继藩就让你们看看,我方继藩恶起来,会变成什么地步。

    …………

    安陆的兴王……至京了。这位弘治皇帝的亲兄弟,入住在了鸿胪寺。

    新城的鸿胪寺,宅院森森,住的,倒还挺舒坦。

    这兴王朱祐杬,本是愉快的来省亲。

    听闻皇帝陛下特意召自己去京里,他心里颇为骄傲。

    毕竟是亲兄弟啊,跟其他的皇亲不一样,众宗室之中,自己和皇帝关系最近,皇帝想念自己,此番入京,定有愉快的事发生。

    朱祐杬崇信道学,来时还卜了一卦,卦象之中,简直就是喜上加喜,朱祐杬更是心花怒放,想来,此次兄长定会有厚赐,果真是自己兄弟啊,陛下还是很有良心的。

    可刚来了通州,一个噩耗就传来。

    张鹤龄和张延龄两个畜生,竟然要皇帝召众宗室入京定居。

    朱祐杬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张家兄弟是什么货色,天下谁人不晓,他们怎么突然议政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肯定是有人背后指使他们。

    谁有这个动机,指使张家兄弟》是这个皇兄啊。

    谁有这个本事,能促使张家兄弟?不还是这个皇帝啊。

    陛下……这是借张家兄弟,来试水温了,难道……自己此次来京……别想回藩地去了吗?

    京师再好,哪里有藩地里万分之一,藩地里,自己就是土皇帝,数不清的卫队,想做什么做什么,无人约束。

    可来了京师,自己就是虫子,天天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一有风吹草动,无数双眼睛看着,卫队更不可能带着了,做什么事都是碍手碍脚……

    完了。

    朱祐杬几宿都没有睡好,自己身边的幕友陈钊乃是举人,因为朱祐杬观赏他,引他做自己的入幕之宾。

    陈钊也为王爷忧心起来,王爷一旦被困在京里,岂不是龙游浅水?

    因而一来了京师,陈钊这些幕友们,就为朱祐杬忙活开了,四处拜访京里的亲朋好友,为的,就是想要活络关系,查晓百官的动向。

    白日,朱祐杬进宫了一趟,立刻得来了皇兄的热情宽待,皇兄一脸感动的拉着朱祐杬的手,差点哭了出来。

    朱祐杬虽是心里不安,可看着自己的兄弟,也忍不住垂泪。

    毕竟还是兄弟啊。

    朱祐杬在宫中呆了两个时辰,方才红着眼睛,回来了鸿胪寺。

    那陈钊,早已在朱祐杬这儿候着了。

    “王爷,打听清楚了。”

    朱祐杬冷着脸:“怎么?”

    “听说,怂恿着寿宁侯的人,极有可能……还有都尉方继藩。”

    “嗯?”朱祐杬狠狠拍案而起:“好一个方继藩,晚生后辈,竟是胆大如此,竟然敢……竟然敢……咳咳……”

    朱祐杬拼命咳嗽。

    陈钊忧心忡忡的看着朱祐杬:“殿下……”

    朱祐杬摇摇手:“他竟然敢,离间天家兄弟之情!”

    陈钊微微笑道:“好在……学生打听过一个好消息,此事,事先百官并不晓情,所以……学生认为,这可能,只是一次试探,陛下举棋不定,而方继藩还有张鹤龄兄弟,他们这些外戚,想要借此机会,在陛下面前邀功。刘公对此,很是缄默,而谢公和李公,也对此不太认同,至于各部的尚书和侍郎,也大多摇头,百官……对召宗室入京之事,深为忌惮。”

    朱祐杬眉一舒展:“是吗?本王还以为,朝中已有默契了呢,原先……不过是试探。”

    朱祐杬随即感慨:“这样看来……事情还没有来无法挽回的地步。哼,那张家兄弟,还有那方继藩……既然百官都不赞同,那么……非自不能客气了,宗室若是不表明态度,只怕,还有人认为本王软弱可欺。既如此,后日……陛下欲开朝会,来时,本王前去……当着陛下的面,得说清楚……”

    陈钊皱眉:“王爷的意思是……”

    朱祐杬智珠在握:“本王看的出,皇上还是顾念兄弟之情的,十之八九,不过是一念之差,被小人所蒙蔽,所以,等本王来了圣驾面前,哭一哭,狠狠弹劾齐国公、寿宁侯人等,若是百官,当真没有站在他们一边,纷纷为本王说话,来了那时,陛下还护的住这几个外戚吗?这个先河,万万不能开,一旦开了,召宗室入京之事,以后还会有人讨论,哪怕陛下今日不准,明日呢,后日呢?本王很担心啊。”

    “只有来一个下马威,来时,宗室和百官纷纷炸开锅来,让皇兄晓道,百官和宗室的决心,更是通过处罚方继藩和张鹤龄他们,从此之后,才没有人敢再提及此事。这叫以儆效尤!”

    陈钊眉开眼笑:“王爷实是明鉴啊。”

    朱祐杬微微一笑:“去做做准备,和一些御史,提早通通气,后日……”朱祐杬握拳:“让这些外戚晓道,这大明,姓朱!”

    ……

    还有。